春雨·秋湖

碧水寒江一樹高,秋臨萬物竟折腰;

煙山隱約調翰墨,枯枝矍鑠領風騷;

丹青尤然溺畫筆,茱萸已是顏色凋;

此去青云云迷霧,且共仙娥娛今朝。

要闻资讯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资讯 > 资讯报道

资讯报道

全球汉诗总会秘书长陈小明在会上作工作报告

发布时间:2015.07.12 浏览次数:1151 次

秘书长                陈小明

各位诗友:

今天,我们第一次在已故总会长张济川先生的故里汕头市举行全球汉诗总会成立二十五周年庆典暨第十二届国际诗词研讨会,意义重大而特殊。

二十五年来,我们曾在总会成立十周年、二十周年举办过各种有意义的庆祝活动,本届庆典活动总会推出最具纪念意义的《四海唐音》历史性专集并免费赠送给每位会员,望大家共同喜欢并珍惜这部集体创作的史书。

20126月全球汉诗总会在新加坡召开了全球汉诗总会第十一届国际诗词研讨会,至今三年过去,这三年来,我们总会又相继送走了陕西省联络处主任姚平先生;《寰球诗声》前执行主编、副秘书长胡则丘先生;四川省联络主任、原四川农业大学校长孙晓辉先生;常务理事、揭阳市联络处主任贝闻喜先生;总会名誉会长、二战反法西斯老战士飞虎队员谭克平先生。为缅怀、纪念这些为总会作出杰出贡献的诗坛前辈、总会骨干,请大家起立,默哀一分钟。

 现在,我受总会委托,在此作总会会务工作报告。

会   务

总会成立二十五周年来,会员从少到众,地域从狭到广,迄今会员已达数千,分布世界各地,但组织形式是松散型的,至今仍没有固定的经济收入可充作会务费用,至新加坡会议结束后,总会终于走到风雨飘摇、面临存亡考验的关口,这三年可以说是我们总会情况复杂、形势峥嵘的阶段,前任秘书长陈图渊先生在新加坡会议的工作报告中的末尾描述到:“原来充满希望和期待,计划成立总会董事会基金会,已被告知无法实现。最被动的是:我们在武汉大会上已宣布老会员不再缴纳会费的决定,又不好再改变,确实没退路了。从去年(即2011年)10月份起,就因为经费问题,秘书处无法再聘请专职秘书,工作压力很大,秘书处在龙虎山和武汉两届大会绘制的蓝图,等于只画了两块饼,无法兑现,对不起大家。这一切我应该负很大部分的责任,我应该引咎辞职,在这里我希望秘书长工作能另选高就,不能因为我的不得力耽误总会工作。”大家知道,这不是老秘书长不得力的问题,而是总会的松散型的模式和毫无固定经济来源所致。图渊先生为总会的生存和发展可说是竭尽全力,问心无愧了。这字里行间可以窥见一个将晚年精力都毫无保留地献给了汉诗总会事业但面对着巨大困难既无助又无奈的老诗人、老组织者的悲凉心境,也足以证明总会走到此时确是步履维艰了。

新加坡会议期间,第一总会长朱添寿先生找我谈话,希望我接任秘书长一职,我以事关重大、信心不足婉辞了。会议结束后,老秘书长又一再做我的工作要求我继任,并以老会长张济川先生将毕生献给诗词事业的感人事例以及老会长临终前再三嘱咐:“总会大旗千万不能倒”的重托激励我,并答应在接任之初协助指导我工作,这样,在2013年初我接过了总会秘书长这一枢纽性的工作担子。

  由于松散型的管理和双会长制的积弊,秘书处此时是钱、物、人皆无,确实困难不小!理清思路后,我实施了稳定人心、维护团结、解决经费、亮起旗帜(即办好刊物)的近、中期计划。

  第一,总会的经费长期以来靠的是杯水车薪的会员会费和个别热心会员赞助,自然入不敷出,捉襟见肘,以致会刊一直无法定期出版。2011年由陈利华副秘书长出资,2012年由我出资,交由胡则丘   先生任执行主编在湖南桃江编辑出版,但到2012年下半年。胡老先生病重住院,原拟于十月份出刊的《寰球诗声》在他顽强的坚持下延期至2013年初完成。鉴于此,2013年初秘书处召开了会议,陈图渊先生、我、李昶 、张铁钊、张文强等人与会。我提出了将刊物放在深圳编辑出版的动议,开始由我出任执行编辑,张铁钊任为副主编。后由我任主编,张铁钊任执行主编,终使会刊《寰球诗声》能按时按质稳定出刊。事后证明这一决定是及时、正确的,我们刚办了一期,胡老先生便带着对总会的无限眷恋与世长辞了。

  第二,克服困难编辑出版了总会成立以来的历史性的会员作品专集《四海唐音》,作为总会的标志性著作和总会成立二十五周年的献礼。一个诗词组织要彰显他的存在和影响力,一就是定期开展活动,再就是定期出版刊物,二O一三年末,经与古广祥、张铁钊两位副会长商议:开一次不痛不痒,解决不了大事的会议还不如出版一部从内容到装潢都上乘的著作以提振会员的士气,扩大总会在世界诗坛的影响。这一想法报朱会长后,马上得到批准并支持。朱会长积极到总会寻找旧刊,甚至不辞劳苦到新加坡国家图书馆借阅并复印,快递给我还登门请新加坡政要、名流为该书题贺,作为总会长并且肩负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总裁的繁冗公务,竟还亲力亲为,为该书的付梓操心尽力,其行为可谓感人。古广祥副会长积极策划,索求墨宝增色,执行编辑伍乘森、李才波等人在时间紧、任务重的境况下挖掘潜能,废寝忘食工作,率领编辑班子完成任务,保证了该书的按时付印。总会老会员、资深校对钟勇华先生,只二十多天便完成了该书的校对,其认真的态度和专业的水准更令人赞叹,他细致到内容、词牌、标题等用什么字体,用哪一字号都作出了具体的指导,使得该书面世后得到业界的一致好评。这部书从二O一四年三月份开始征稿挑选到二O一五年一月份面世,只十个月时间便告完成,可媲美“深圳速度”,当然,该书也存在录稿还不够全面、选材不够均衡等不足,还有不少优秀作者的优秀作品没能录入,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第三,积极恢复健全总会与各分会、各联络处的联系、勉励各地共同开创总会团结发展的新局面。由于我自己公司业务忙碌和对电脑使用的不熟悉,而且由于交接工作在接任之初没有到位,因此与各分会、各联络处的联系衔接主要由分管刊物编辑收录稿件的张铁钊副会长(当时为副秘书长)负责,我嘱其勤快广泛地联系各分会和联络处的负责人,并催稿、寄刊,让大家知道新秘书处已履职运作,会刊正常出版,总会大旗不倒。张铁钊较好的完成了非常时期条件下的这一艰巨任务,两年多的时间秘书处出版了五期刊物,并且由黄赞发副会长出面请国学大师、总会首席顾问饶宗颐先生题写《环球诗声》刊名,新刊物以印刷质量和材料都大幅度提高的焕然一新面貌,投稿者及顾问、理事以上的领导均免费寄阅,获得广大诗友的好评,由于有了张铁钊和伍乘森等人的鼎力相助,我则有了较多的时间精力筹集资金,思考大事,打实总会良性发展的基础。

第四,消弭误会,增强团结。应该说,总会每一发展的关键时期,都会有诗坛志士有能力、有担当、有智慧地挺身而出,肩挑重担,使总会生生不息,历难弥坚。这里面,张济川老会长树帜立坛,居功至伟;为总会的生存发展操劳了整十年的老秘书长陈图渊鞠躬尽瘁,功不可没;存亡之秋,张兼嘉会长当仁不让,擎旗跟上;困难之际,朱添寿会长挺身而出,知难而上;囊涩之时,梅振才会长鼎力相助,加瓦添砖;黄赞发副会长默默奉献,支持不辍;张铁钊副会长两肋插刀,勇挑重担;周荣副会长彼岸耕耘,东风西渐;莫顺生副会长古道热肠,南洋呼应;精英济济,不胜枚举,构成了一幅汉诗总会的前奋后继图。任何一个人的作用和功绩都应当得到尊重和正确评价,也将永铭会史。任何一个组织或团体出现一些不同看法或不同处事方式总是难免的,即便严重分歧也不可怕。关键是理性、宽和的面对和处理。一度出现的老秘书长与朱会长、梅会长因理解差异造成的不愉快经过冷静和沟通,已经云散烟消、澜安波平。结果证明:只要有公心诚意,有胸襟气度,没有解不开的心结,更何况,大家都是腹有诗书的文化人呢。接任秘书长一职以来,我腾出时间,拜访了复旦大学的黄润苏,何佩刚教授及上海诗友。华中科技大学杨叔子院士,李白超老师及湖北诗友。与朱添寿会长访问了潮三市岭海诗社及总会诗友,从各地各个侧面了解、倾听专家学者及广大会员对总会发展路向的宝贵意见和要求,对总会的工作大有裨益。

去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朱会长在百忙中婉辞了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先生的召见,专程飞抵深圳,与陈图渊先生,我,黄赞发,张铁钊副会长,常务理事、岭海诗社张元城社长,上海炎黄文化研究会王佩玲女士晤面开会作出了这次在汕头大学召开总会二十五周年会庆及第十二届国际诗词研讨会的重大决定,并就会议日程及具体事项作出具体指示。不仅如此,朱会长回新加坡后还与马来西亚莫顺生副会长开会商议,为成立总会基金基金募捐筹款,黄赞发副会长也闻风而动,积极与汕头一些热心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企业沟通,动员大家捐款成立基金会。期间,我与铁钊几度赴汕,与汕大领导及黄赞发副会长协商、准备总会庆典事宜。

第五,重建总会网站。总会原来所建的“汉风”网站,由于长时间得不到维护和有效的更新,陈旧的浏览版面、网站空间、网站功能、流量设计等都已经跟不上当今需求,总会秘书处及时通过走访、召开了调研会议,形成共识后,把“重新建设‘全球汉诗总会’网站”建议呈报总会朱会长同意、提上日常事务议程,并临时交由张铁钊副会长主管负责落实。目前,以“全球汉诗总会”为汉语域名(英文:www.gsfccp.com)的总会门户网站已基本完成,正处在边运行边调整阶段,待完善后,再指派专人分工负责各功能版面。

 

财务

    新加坡会议后,秘书处处于入不敷出的状况,没有余款移交,我接手后,财务收支情况为:

1、 会员会费:7800

2、 广告赞助费:30000元

3、 购刊款:120元

4、 陈浩然捐资:300元

5、 新莲小学赞助:6000元,

收入合计:44200元

1、 刊物出版费:123000元

2、 国内外邮寄费:28376.00元

3、 办公用品及证书印制费:15618.00元

4、 网站建设费用:15000.00元

支出合计:181994.00元

收支相抵:44220 – 181994 = -137774.00 (以上账目为张铁钊经手,也由张铁钊出资)

<< 四海唐音>> 的出版共计 365400.00元

出差费用及招待费用48000.00元

汕头会议费用500000.00元

支出合计:913400元(以上支出由陈小明出资)。

陈小明的913400.00元加上张铁钊的137774.00元,秘书处在这两年多的时间合共超支了1051774.00元。

调整与改革

交权与放权:重大人事任免及重大事项均及时请示汇报(例如副会长及顾问,各誉会长以上人事变动和理事以上会议的召开均上报会长取得同意及授权后始能执行,公告及通知),秘书处与总会长的沟通交流成了常态,下情上达有了通畅的渠道,对于各分会各联络处则沿袭松散型管理模式,但是给予各地较大权限鉴于总会会员构成主要还是中国大陆会员,这次会议后,拟给予会员人数超过五十人以上的联络处有条件时可成立分会,各分会务必遵守总会章程,完善财务制度,依法依规开展活动。各分会或联络处的会费自行收支,秘书处不再收取各地会员的会费,总会只负责登记、服务和宏观管理。

二,为保持总会机构有效灵活的运转,总会领导必须年轻化,从本届开始,副会长以上的领导职务拟由八十岁以内的人员担任,达到八十岁的,改任荣誉性质的顾问、名誉会长等职务,继续关心指导总会工作,以便腾出位置,提拔一批年轻的、有干劲、有能力的人到领导岗位上来,更有成效地推动总会工作的发展,希望将届规定年龄的副会长们未雨绸缪,认真考察和推荐接班人选。

三,关于双会长制:双会长制的实施经过一届多几年的时间,证明是一个愿望美好却效果一般的实践,当年实施的初衷是希望东方一位会长,西方一位会长两峰并耸,并因此相互促进互补,更希望藉此解决总会经费问题,起初,梅会长不可谓不热情、不积极,但在成立基金会、董事会以及筹资遇阻后信心受损,且对会务介入也较少,对秘书处的请示屡屡回应滞后,对此,广大会员要求恢复唯一会长制的呼声强烈,经过讨论,大家一致认为还是单一会长制利大于弊。因此从这一届开始恢复唯一会长制,由于新加坡法律规定,凡在新加坡注册的社团组织其法人要由新加坡人担任,因此,朱会长作为新一届会长的唯一候选人,梅会长改任名誉会长。不可否认,梅会长的诗词造诣、历史作用及良好初衷必须得到尊重和肯定。

四,发起成立全球汉诗总会基金会。

大家知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道理,更何况我们总会发展成为一个规模数千人的大型诗词组织,资金的没有保证和严重的匮乏是制约我们发展的首要因素,历任领导搜索枯肠,绞尽脑汁都无法根本解决这一重大事项,因此趁此次大会东风,发起成立全球汉诗总会基金会的条件已经具备,期望基金会的成立为总会的长期生存和发展,开辟基本的财政来源。基金拟采用封闭型的形式:基金的规模只增不减,所有权归捐资者持有,其收益用于总会会务开支,总会存在一天,捐款者便不能退捐,若总会解散或会员退会,则将本金退还捐款人,本基金由朱会长,莫顺生副会长,黄赞发副会长,张铁钊副会长和陈小明秘书长为发起人,基金会负责人暂由出资额最多的人担任,以后再完善章程,近期募集目标为一百万元。接着争取扩展到二百万,三百万······,以现在的投资收益约每年18%计,应付会务费用应无问题。以后争取投稿有稿费,各地负责人有津贴,出版书刊、召开会议的费用也由基金收益列支。期望有越来越多的热心人士慷慨解囊,基金聚米成山、涓流成海,为总会的发展壮大提供坚实的财政保障。

在这次汕头会议之后,有两件事情要立即着手开展:一是请大家考虑下一次会议的时间、地点、早做筹备,另一就是出版两本专著,为建会三十周年献礼。我们应该志存高远,做一些有益于文化事业,充实诗词历史的实事。而不是陷入沉寂三年、热闹一番再沉寂三年的循环之中。经商量,拟一拨由梅振才会长、钟振振会长、杨逸明会长、胡迎建会长、何佩刚会长、星汉会长、杨庆杰会长、臧春艳会长、莫顺生会长等组成编辑班子,编著能代表当代诗坛顶尖水平的诗词研究专题和诗词评论专集,一拨由黄赞发会长、周荣会长、张英杰会长、林立会长、赵玉华会长、包德珍会长、张会恩会长、舒贵生会长、赵建瑛会长、于利祥会长、赖家仁会长、王兆明会长及伍乘森副秘书长等为编辑班子编著出较高水平的寰球千家诗词名作专集来。我们的人才阵容风靡云蒸、灿著繁星,手握灵蛇之珠,怀抱荆山之玉,倘若人尽其才,材尽其用,责任在心,完全有能力著述出有质量、有影响的可藏之名山的诗词文献来,这几年的基金收益将主要向这两部书倾斜使用。两拨人马皆由朱会长总负责,陈图渊先生为总顾问,古广祥会长为总策划,张铁钊会长为总后勤,我为总协调,有序开展工作。

我们不用为五斗米折腰,不用趋炎附势,不招惹政治是非,不介入意识形态的争论,不作无聊无谓的内耗争斗,我们完全可以天马行空、纵横恣肆地去研究,去创作,以优雅、清高的姿态立世。

各位诗友:一个组织要生存发展,经济是基础,团结是灵魂,这两条是所有工作中的重中之重,现在我们正处在解决这两条的有利时机中,可以说,总会悄然走过了最不利、最艰难的时段,而今初露中兴曙光。宋人杨万里诗云:“莫言下岭便无难,赚得行人错喜欢。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出一山拦。”虽然我们度过了眼下的艰难,但发展的路上,还会有新的问题和困难不断产生和出现,只要我们宏观上志存高远,微观上脚踏实地,我们当有慧心和信心去解决问题,克服困难,有总会长强有力的领导,有全体会员的齐心共识,不弃支持,全球汉诗总会必将前程远大,辉煌可期。

报告完毕。

下面请全体代表投票,选出新一届总会会长。

 

                             二零一五年五月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