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秋湖

碧水寒江一樹高,秋臨萬物竟折腰;

煙山隱約調翰墨,枯枝矍鑠領風騷;

丹青尤然溺畫筆,茱萸已是顏色凋;

此去青云云迷霧,且共仙娥娛今朝。

诗乡诗教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诗乡诗教 > 诗词论文

诗词论文

探骊得珠娱晚晴——黄润苏的新声诗词刍议

发布时间:2014.08.03 浏览次数:735 次

                                              探骊得珠娱晚晴——黄润苏的新声诗词刍议 

                                                             何宏斌

在丙戌端午北京诗人节,我初见上海复旦大学的退休教授黄润苏。她高龄赴会,可知她是怀着一颗滚烫的诗心而来。笑谈间,黄润苏教授把她的《澹园诗词》大著签名赠给我。另有她40首散作打印件投稿,供《文化月刊·诗词版》选用,并叮嘱我写篇简评配发。然而几个月过去。我一直没空动笔写评文,也没顾上编发她的作品出刊。每想此事,便感到很抱歉。

根据黄润苏教授的相关文论,新声诗词主要有几个特点:一是主题、立意须健康进步,贴近生活。二是语言精炼,适应现代汉语习惯和修辞手法,符合今人的审美情趣。三是押韵放宽,凡属现代汉语同一韵母的字皆可通押。四是注意句中的平仄交替和对仗,句式长短不拘。一篇中可换韵或一韵到底,平仄韵不限。五是形式结构和段落随意,分段连写,错落有致。六是正确使用标点符号。总之,要以灵活的方式表现一首诗中蕴含的意境美,语言的音乐美,结构的建筑美。刘勰的《文心雕龙》有通变之论,所指继承传统为通,改革创新为变,通变无方,数必酌于新声。此乃新声诗词之渊源。

以前,我在《新乐府》编辑部时,曾经编发过黄润苏的新声诗词,引起反响。丁芒及其他诗人写了评论,给予激赏和推崇。对比传统诗,新声诗词的不同之处是韵脚放宽,选择面较大,灵活换韵,增强表现力;句式伸缩自如,段落收放随便。概括为篇不定段,段不定句,句不定字,韵不泥古。相同之处是讲究平仄和对仗,讲究叶韵宽而规范,讲究抑扬顿挫的节奏感,讲究美学原则和逻辑判断,讲究意象和意境等等,既有格律的灵藏,又有歌词和散曲的影子。新声诗词别开生面,可追溯传统文化之根源。新声诗词不像格律诗那样要求粘,不论拗救,也无孤平和三平三仄尾之禁忌。并且扬长避短,吸收传统之精华,弃其糟粕。这是一种艰辛的探索,大胆的尝试。借助诗体式的突破,获得创作更大的自由。所谓参古定法,望今制奇(刘勰语),就是从理论到形式上的变通,使旧体裁的某些短处转化为长处,惠及诗坛,大家都受益。这是开拓者筚路蓝缕的表现,亦是令人拍手称快的新生事物。

在沪诗人圈内,黄润苏、马荫森及同好诸贤共研新声诗词。数年来,鍥而不舍,孜孜不倦,佳作迭出。创新凭实力,制奇证明实力。黄润苏教授是学者型诗词家,在教学和文学方面深孚众望。况且,她出生书香门第,从小受儒风熏陶,早与诗词结缘。令尊乃开明饱学之才,当年应清科入仕,能诗善对,身后遗存《埽台馆诗抄》。在四川荣县乡梓的大佛寺桥头,至今还有他留下的题联石刻。其姊琴宣也有《伫月楼诗集》流传。昔日,黄润苏读华英女中时,便以笔名麦波投稿,在成都的一些报刊上发表诗作。1942年,她由昆明中法大学转入内迁重庆北碚的复旦大学中文系求学,深受卢前(冀野)、汪东(旭初)、陈子展、蒋天枢诸高贤的栽培和赏识,使诗词创作精进,成为同窗中出类拔萃之佼佼者。后来她任教于母校。几十年如一日,她倾心甄陶,严谨治学,曼吟书斋,珠玉之声不绝于耳。缥缃兰卷,足以验证她与诗词的宿契和不解之缘。晚近歇了教鞭,不舍吟鞭。看桃李满园,争奇斗艳。念儿郎孝顺,嘘寒问暖;爱侣尽瘁科技事业,功成名就,含笑九泉。老来蔗境,堪慰平生。

从黄润苏的新声诗词看,好一个情字了得。情字包罗万象,连接古今。在她的《澹园诗词》里,就贯穿着亲情、友情、爱情、世情、乡情、山水情和爱国情;由情生理而造境界,已形成委婉、含蓄、灵动、韫奇的风格。这种风格在她的新声诗词中不会改变。譬如《思念》小序:迁新寓,辞旧居,多所留恋。窗前樟树,犹感依依。

绿艳,清香。疏檐下,透纱窗。艳铺文案,香袭书房。赋我灵感,惠我华章。 

夕烟吹雨,你听我低吟;好鸟呼晴,你和我轻唱。朝朝暮暮,四季如常。 

如今,别绪萦回,离怀怅惘。泪珠儿湿了诗行。思念你,我翻开日记,吸吮你的叶片芬芳;思念你,我神弛风晨月夕,相与徜徉;

思念你,我不敢拉开这新的帷幌,踟蹰在窗旁…… 

我是如何思念你——窗外香樟。

此诗有恋旧情结。作者乔迁新居,却留念旧物,依依不舍。这是一种假借手法,并非实指。而以旧宅的樟树为意象,重点着墨渲染,情景交融,真正是别绪萦回,离怀怅惘,仿佛是阳关三叠之咏叹调。第一叠写不可磨灭之记忆;次写九曲回肠之思念;三叠仅一句,却意味深长。全诗景语穿插情语,读之缠绵悱恻,而一切景语皆情语。正如王夫之所言:情景名为二,而实不可离。神于诗者,妙合无垠,巧者则有情中景,景中情(《姜斋诗话》)。

诗中的香樟已经人格化,成为隐喻和寄托。樟之绿可代表温柔,艳代表爱,清香代表墨香;晴代表好时光;鸟语伴着风晨月夕之浅吟曼唱,代表美妙的生活情趣。这些感受来自作者的假性思维,通过文字传达给读者。人言诗由记忆的碎片拼凑组合而成,并以艺术的形式传递某些信息。诗的第二段因突发转折而生离愁别绪,日子变得黯然逊色。如果解读只到字面意思这一层,或许会误认为小题大做,甚至虚张声势;假若创作也只到这一层,那就是无病呻吟,为赋新诗强说愁。但联系作者的身世际遇,再往深层挖掘,便会发现诗中蕴藉着人间的至贵真情,悲从中来。《诗经·大序》云:诗者,志之所至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礼记·乐记》说:凡音之起,由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二者阐明主观心机是由客观事物触发,外化为诗,内含寓意。尤其是燕侣丧偶,未亡人岁岁家祭,必写挽诗悼词寄托无尽的哀思。托物缅怀,更具艺术表现力和感染力。王国维论文学强调其内足以摅己,而外足以感人者,意与境二者而已。苏轼亦有境与意会之说。朱承爵的《存馀堂诗话》也提及作诗之妙,全在意境融彻。可见意境对作品的重要性。《思念》中营造的意境有生活的美好,又反映出人生的无常。因为思念也是一种痛苦的折磨。

此外,《四季》诗以春夏秋冬比喻人生岁月的不同阶段,含有很高的境界:

春有思,秦桑低绿枝。夏有梦,荷塘月色溶。秋之恋,红叶清霜染。冬之吟,梅花天地心。 

生涯旅,品味酸甜冷暖。水东流,酣唱离合悲欢。繁华四季休轻负,把密意幽情长驻心间。

诗中的桑可引出蚕,暗合作者的执教生涯。低枝比喻做人低调。荷花出淤泥而不染,质本洁来还洁去。霜染红叶,象征爱情。梅花乃四君子之一,傲雪冲寒,品质高尚。四季各寄一物,恰如其分,一语双关,诗境非常优美。这是生活体验和内心感悟的总结,能够给人启迪。

《最是啼鹃》以一句诗为标题,别具一格。该诗吟出了一种爱国主义的大情怀,让人感动。作者旅澳探子,闻鸟语而思故园,只想早日返回祖国,毫不留恋西洋的花花世界。这对崇洋媚外者是个极大的讽刺。

《紫薇开也未?》又是一句诗命题,疑问牵出婉约空灵的诗句,妙不可言。开头四个叠句,表白相思的四种感受,分别阐释,深入浅出,乃性灵之作。这不是寻常的儿女情长,不是小家碧玉吟风咏月之娇情,更非伤春悲秋的闺怨情,而是古今人间高雅的未了情。

《两相怜》有感于自身和友人不幸的命运,发出同病相怜的咏叹。诗句哀感顽艳,但不怨天尤人。诗格高逸,让我们领悟到人间珍贵的友情和关爱。

《贺中国女足获世界亚军》这个题材是热门话题。一般作者的应时之作多为套话。此诗技高一筹,把铿镪玫瑰的形象写得生动活泼;特别是写出了民族志气,写出了中华国威,写出了诗人的爱国意识。这与作者的一贯诗风相比,判若两人。也说明作者埋头做学问时,同样关心国家的荣誉。若无全民族的荣誉,个人的那点虚荣是多么可怜又可悲啊!此诗的创作成功,得益于新声诗词的形式活便,规则放宽,可以使用足球的一切术语。否则,直觉上就少了许多动感之美和技巧之妙。

读黄润苏的新声诗词,给人的印象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她的诗厚积薄发,创作另辟蹊径。这是一种严肃的写作态度,加上社会责任感。她为教育、家庭和孩子付出了大量心血,始终无怨无悔。岁月蹉跎,在她的诗中不见牢骚和委屈。她的人格拔高了诗格。作为平凡女性,她是贤妻良母;作为学者,她勤奋到老而不稍懈,仍然发挥余热。烛光明,晚霞灿。诗灵相伴,使她平添身心活力,化作生命的延续。她告诉我们,诗歌的海洋,等待着勇敢者去探取骊珠。

新声诗词宛若一棵幼苗,正处在生长发育期,需要阳光雨露滋润方能成熟。时逢春天播种,秋收还会远吗?

——引自《草根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