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秋湖

碧水寒江一樹高,秋臨萬物竟折腰;

煙山隱約調翰墨,枯枝矍鑠領風騷;

丹青尤然溺畫筆,茱萸已是顏色凋;

此去青云云迷霧,且共仙娥娛今朝。

诗乡诗教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诗乡诗教 > 诗词论文

诗词论文

“篇章”因缘

发布时间:2014.08.27 浏览次数:694 次

“篇章”因缘

——黄荣章《潮汕古今诗词一百首》小序

黄赞发

 

刚披阅过中大校友黄荣章近年编注的《劝世贤联》,又研读了他新近选编的《潮汕古今诗词一百首》稿本,我不禁心生感触:荣章此生真与“编”字结下不解之缘了。早自大学就读之时①,直至退休后的今天,他一直在不断地“编”。联系到其大名,真可谓“篇(谐‘编’)章”之业,续续相因情未了。

不过,黄荣章此前所编,乃学余、业余编楹联,从业所事编杂志(颇负盛名的《学习之友》)。这一次,他编的是诗词,应是进入了另一个境界,虽说诗、联同体②。诗词选编,前人乐此不疲,今人犹然。广被闻诵者莫过于《唐诗三百首》。此为清乾隆间“蘅塘退士”所选编。其卷头《题辞》所引民谚“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或曰‘作诗’)也会吟”更成了古今士庶耳熟能详的俗谚。此选本的最大特色,一如朱自清言,“以明白易解的为主”。这也应是此选本广为传播的成功之处。

反观黄荣章的百首选本,也颇具这一特色。他的题记“通俗方传远,诗词写我心。佳篇潮汕有,愿你是知音”,就是这一特色的诗化表达。其实,岭海诗人一直都是本此为创作方向的。这与岭海耆宿,首任会长张华云的倡导不无关系。张老一开始就极力强调:“在保持传统诗词情韵的基础上,力求做到大众化、通俗化与平易化。”通读这选自宋代抵今100首潮汕古今诗词,基本没有晦涩艰深之作。可以说,通俗易懂、明白如话、清新风趣、语浅意深是入选的基本要求。

在选本篇幅的考量上,黄荣章是颇费一番斟酌的。全唐诗近五万首,佳章殊多,蘅塘才选310首。有道“诗三百”,实为305首,加上仅有诗题的6首,可算是311首。蘅塘怕人说他对诗经僭越,故选310首云云。古今潮人吟作,也数以万计,也有不少上乘之作。或许是有感于“物以稀为贵”吧,荣章卒以精少制宜,确定总量百首,入选者均限一首。至于篇次,则以年龄为序,这就省去了畸轻畸重、孰短孰长的掂量。

明确地说,我颇欣赏黄荣章的百首设限。可以想见,在信息量爆炸了的③今天,人们要接纳的实在太多!就是再精彩的作品,也都只能择要选读。有个颇能说明问题的数据:1992年,香港的文化机构以访票形式推选最受欢迎的十首唐诗,结果前三首为孟郊《游子吟》、杜牧《清明》、李白《静夜思》。十首中,四句头竟占了八首。并非七律或较长古风就没有值得首选的,而只是说,面对浩如烟海的作品,人们艳羡之余,只得偏注于短小精悍。黄荣章百诗之选,至少是切合这种时宜的。

在题材的选用上,黄荣章更是煞费苦心。譬如,他选录了明末清初方应祷的《谒韩祠》,此五古结句云“山山可姓韩”;又选录了清末民初黄鸿宾的七绝《月容墓》,此七绝也于结句云“千载岐山合姓黄”。据荣章言,“这是不同时代,潮汕人民不约而同地对有某种贡献的外来人物的永久纪念和热情讴歌”。窃谓此也似以“潮汕人民向来并不排外”这一潜台词,回应着对潮汕人的某种误解。又如,他采用了许键元的《咄咄吟》,诗中直书“今日又然多禁忌,西瓜改姓叫红瓜”;又采用了饶宗颐的《杜鹃谢后作》,诗中轻吟“簌簌风威众草低”,“如许残春不敢啼”。都是反映“文革”时期的题材,一显一晦④,前后呼应,岂非刻意安排?再如,范新亮的《乡居》与王静勤的《村野之忧》,都是反映农村的现实题材,一美一刺,恰好后先⑤映衬,形成强烈对比,也应非偶然设台对唱。至于接踵出现的蔡起贤《抗战胜利五十周年感赋》、吴钩《鹧鸪天·南京忆旧》,披阅而后,令人感悟于诗心连广宇。不难看到,岭海诗人似乎早已预见到全国人大设立抗战胜利纪念日和南京大屠杀公祭日的必然性。

本选集还是一册点评本⑥。点评原称评点,可以是编者自作评点,也可以由编者邀请行家评点。据载,古人读书时,随手在字里行间写上一点体会、感受,对精美的句子加以圈点,此即所谓评点。它有别于评识(评论记载)、评注、评释和评选。清代黎庶昌《〈续古文辞类纂〉叙》有云:“宋、元、明以来,品藻诗文,或加丹黄判别高下,于是有评点之学。”故谓评点大约起于南宋,盛于明、清,似已是文学界的共识。朱自清在《诗文评的发展》中也道:“评点大概创始于南宋时代。”

这种评点,曾被认为有伤雅道,乃至目为“陋见”,因为似会妨碍读者欣赏的自由发挥,而且免不了存在评点者的成见或偏见。但是,负责任的评点对于读者不无帮助。特别是对于初学者更未尝没有益处。评点多言简意赅,或点明创作背景,点破诗词意旨;或提示弦外之音,简析佳句美言;或指授法度意脉,以至微言大义,对培养读者的欣赏能力的确是很起作用的。本书的点评无疑就有这样的效用,这应是不争的事实,相信读者是会喜欢的。⑦

适值此书行⑧将付梓,黄荣章要我制篇序文。我想,就写篇小序吧,话不宜多,多则为衍,也可能影响到读者自我赏析的审美情趣,故匆匆执言,又匆匆搁笔。

是聊以为序。

 

甲午仲春于汕上读榕斋

 

 

说明:

①大学时代不明确,有歧义;②保留原来的复句式,使语意连接紧密;③用完成时强调语气;④“晦”,不只相对于“明”,更有“韬晦”、“隐晦”、“晦迹”、“晦藏”、“晦灭”、“晦湮”等之义,远胜于“隐”;⑤用“后先”避免与“前后呼应”的“前后”重用,“后先”一词并不少见;⑥用“选集”避免一句之中太多“本”字;⑦在“本选集还是一册点评本”与“这种评点”两段不宜合并、删减,这是有某种针对性的;⑧“行将”与“付梓”风格相同,也是常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