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秋湖

碧水寒江一樹高,秋臨萬物竟折腰;

煙山隱約調翰墨,枯枝矍鑠領風騷;

丹青尤然溺畫筆,茱萸已是顏色凋;

此去青云云迷霧,且共仙娥娛今朝。

诗乡诗教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诗乡诗教 > 诗词论文

诗词论文

亲近山水,借鉴前人,写好山水诗

发布时间:2015.07.23 浏览次数:859 次


亲近山水,借鉴前人,写好山水诗

文/胡迎建(江西)

中国幅员辽阔,山河壮美,名胜众多,历史悠久。“仁者爱山,智者爱水”;“山川之美,古来共谈。”历来古人以山水之美、游览山水之乐作为人生的美好境界。古人因到地方上做官而有机会游览沿途山水,称为宦游。南朝宗炳壮年时游历名山大川,晚年不能远行,遂于四壁画上山水图,自谓卧游其间。宋代大文学家欧阳修性好山水,他屡屡声明:“须知我是爱山者,无一诗中不说山”(《留题南楼二绝》);“已有山川资胜赏,更将风月醉嘉宾”(《休逸台》)。他以发现山水之美、山水之乐来慰藉自己,填补仕途坎坷感。山水之游在于得山林之趣与心境的契合。所以他又说:“身闲爱物外,趣远谐心赏”(《伊川独游》)。

 历代山水诗或宏观或微观,从不同角度展示了山光水色的自然美与诗人自身的胸襟与诗风。诗人发现山水美,品味山水趣,山水则借文人之笔而名扬四海。今天,仍有不少人创作山水诗,借鉴历代流传的山水诗,我们可以获得不少启示。

  山水名胜既激发历代诗人的灵感,与诗人的心扉相应相感,相摩相荡,让诗人尽情地施展生花彩笔。故古人云:“江山为助笔纵横”(黄庭坚《忆邢惇夫》);“诗得江山助,奇特眼界宽”(冷采芸诗句)。另一方面,地因人重,境缘人胜,没有诗,景观景点也就如同没有灵魂的躯壳。正如元刘仁本所说:“山水林泉之胜,必有待夫骚人墨客之品题赋咏而后显闻”(《东湖唱酬集》)。袁枚说过:“江山也要诗人捧。”锦章妙句,传播了奇山异水的名声,引起人们对某一景观的向往而欲前往。

  历代流传下来的山水诗,不少精妙之处可供今人借鉴。惟有传承有借鉴,方能创新。在当今,山水诗要与时俱进,走向一个新的阶段。以上我举古代数位诗家词家为例,是想说明一点,历代大诗人写山水诗,不仅写出山水的奇特,更要借山水写出自己的心境与胸襟,这一点,当代诗人应引为借鉴。吾观乎众多刊物所登载的山水诗,不少写景诗往往滞于物状而不能发挥,不能由形似走向神似,只知就景论景,形象干瘪,缺少灵动与想像。有的在赞美一番自然风光后,作者还要直说风景如何美,通篇没有个人的胸襟怀抱寓于其中。美则美矣,诗中无魂。魂者何?乃作者自己的个性与怀抱。有个性有怀抱,方有真气。

  当代大量山水诗的出现,除少数质量较高处,很多质量不高,泥沙俱下。我们一次次集会与研讨,就是为了找出毛病弊端,加以克服,提升创作水平。

第一个问题:写景地点过多,布点过多,分散主题,面面俱到,没有重心,必然用词空泛。一首山水诗不可写很多景点。如有一首题为《庐山游记》的诗云:

奇山飞堕判苍穹,殷代匡庐始破蒙。

彭蠡九江波汇合,秀峰五老脉相通。

牯牛仙境三泉叠,白鹿薪传百代风。

无限风光天下最,近千年事喜忧中。

此诗写到彭蠡、九江、秀峰、五老峰、牯牛岭、三叠泉,白鹿洞书院,如点名簿,最后大概还想写兴衰,写彭德怀事结果是给读者留不下具体场景印象。

画山水画,要立一主峰,其余为陪衬。这一道理与山水诗相通。《岳麓诗词》2011年第1期刊登了《张家界奇峰》一诗云:

千姿百态画图难,路转溪回看不完。

天下奇峰有多少,九分尽在武陵源。

千姿百态,非常空泛,究竟什么姿态,画图难,看不完。不如写某一山峰,写出其奇在哪里。

第二个问题。不明起承转合的章法。不少诗不能作起承转合的布局。表现在诗题与首句的重复,诗中叙述过程成份过多,生怕人家不知道。有一首《井冈山红色之旅感咏》云:

红色旅游上井冈,多年夙愿幸今偿。

参观革命光辉史,晋谒元戎俭朴房。

五指峰雄留笑影,黄洋界险赞忠良。

葱茏万木如岳立,血沃红花世代香。

井冈山景点与故事很多,最好选某一场面写,切入深化。而此诗叙述成份稍多,缺少对某一具体场景的描绘。应在前面写景,后面抒情或议论。我劝作者应“省过程,重场面。换意象,求变化。”如第一句“红色旅游”与题目犯重,且不能给人具体印象,故将第七句移过来。次句“夙愿”即含有多年之意,故我改为“眼明此境愿终偿”。将意思尽量压缩,达到一句含两意的效果。次联也是一般化的叙述,我略作修改,为避空泛,以地名与人名相对仗以求具体。第六句句中“笑影”与“忠良”,一为偏正结构,一为并列结构。不妨将下句改为“铜墙”,用“铜墙铁壁”意。把忠良的意思移至第七句,并用反问句,使之空灵,改作如下:

万木葱茏满井冈(以景切入),眼明此境(点题)愿终偿。

重温湘赣光辉史,顿悟朱毛俭朴房。

五指峰雄留笑影,黄洋界险仰铜墙。

征途记否忠良众,血沃红花代代香。

在这方面,我也有教训,渐渐明白这一道理。拙作《登翠微峰顶,寻易堂遗址慨然有感》尾联云:“眼底奇男今有几,横流物欲使人哀。”亦联系当前现实所发议论。浙江大学李保阳评云:“尾联尤其精警,非寻常模山范水之作可与并论。”

古风重在纪叙,叙写议三法参插运用。但忌平铺直叙,宜有跳跃性,跌宕腾挪。可运用排比句、或反复叠用相同字眼,也可用少数骈句。初学者宜先学结构布局,然后求流畅生气,既要避免破碎支离的毛病,也要注意克服四平八稳、平铺直叙、章法板滞平钝而无生气的毛病。

唐代以后,张九龄、陈子昂《感遇》诸作沉厚蕴藉,风骨健举。故多种唐诗选本均选入了他们的五古。直到韩愈,五古又开一途,比较地张扬、激昂、动荡,试看《岳阳楼别窦司直》一诗云:

洞庭九州间,厥大谁与让。南汇群崖水,北注何奔放。

潴为七百里,吞纳各殊状。自古澄不清,环混无归向。

炎风日搜搅,幽怪多冗长。轩然大波起,宇宙隘而妨。

巍峨拔嵩华,腾踔较健壮。声音一何宏,轰輵车万两。

犹疑帝轩辕,张乐就空旷。蛟螭露笋簴,缟练吹组帐。

鬼神非人世,节奏颇跌踼。阳施见夸丽,阴闭感凄怆。

朝过宜春口,极北缺堤障。夜缆巴陵洲,丛芮才可傍。

    星河尽涵泳,俯仰迷下上。余澜怒不已,喧聒鸣瓮盎。……

此诗从洞庭湖的范围写到浪涛的奔涌,驰骋想象,极力渲染夸张。然后转写自己的行踪与心理感受。二十前年,我曾摹仿而作《咏湖口石钟山》云:“冰川造化日,地层渐陷下。唐时成巨浸,容纳五河泻。周遭八百里,水天互滉漾。涵泳星河汉,倾倒匡庐嶂。山锁江湖间,俨然石钟状。撑持石巉峭,白鸥有依傍。石窟噌吰响,其声激于浪。湖口如咽喉,吐纳势奔放。或洪波舂撞,鬼嚎声凄怆。或清黄可辨,豁眸送浩荡。或琉璃凝碧,天水共澄亮。或湖洲裸露,石脚瘦骨样。神工驱鬼斧,劈此奇境贶。”先写历史变迁,次写鄱阳湖景,极力夸张。一连用了五个或字领头的排比句,学韩愈的《南山》诗。中山大学陈永正教授来信即言此诗学韩黄。拙作《九天大溶洞》诗中云:“或如峰林攒,斑白洒霜淞;或如高原朊,有马失其控。或如侣相依,或如晨鸡哢。或如黄牛饮,或如悬翔凤。”《游福建将乐县玉华洞》:“或流沙砾金,或泻丝飘练。匝堆晶玉螺,镶精美花钿。”亦前用排比,后用一四句法。又《游温州江心屿》:“一塔傲千古,雄镇东岬头。一塔体黄瘦,柯密遮四周。”连用排比。

  我的《贵州黄果树大瀑布》一诗云:“丛嶂苍莽云烟开,我如鹏搏颠簸来。湍流奔喧穿幽壑,石骨蟠结耸崔嵬。忽闻昆阳激战鼓,银河倒泻白龙舞。虞渊冥晦翻地轴,铁马盘涡震天宇。万钧霆斗日月摇,激涧波涌海门潮。驱蛟走鼍供鞭笞,悬注奔啸崩雪涛。瀑藏玲珑水帘洞,坐观六窗纷翥凤。龙须带雨天花坠,猴王借扇仙风送。跳珠腾雾气淋漓,日光来射五彩霓。金光玉色相荡谲,虹桥蜃景变幻迷。”李木简评:“此诗大气磅礴之笔力源于大气激扬的襟抱、不凡的气质与丰厚的学养功夫。此诗前二十句状景于虚、实之中运用赋比兴、夸张、想像、烘托、置换韵部诸艺术手段,景情交融,境界阔大,佳句叠出,于空灵中呈飞动壮美之势,形神兼备,激荡人心。后八句抒怀饶有馀味。诗中作者的生命质量之歌,信而不诬也”(《贵州诗词》2007年第三期)。李木子何许人也,我不清楚,所评言过其实,我不敢当,但可给学古风者开拓思路。

除了跌宕腾挪之外,力图做到有气势,我的《南岳登高歌》开头说:“南岳蟠结势自雄,一年二百天云封。我来峰顶窥南斗,风不为我扫冥濛。”中间写景从云雾开的景再到结尾说:“回身我再上祝融,蹴云轩举凌仙风。层峦绵延连八极,坐看虎豹皆潜踪。”又《游桂林象山》诗云:

昨随导游带,晕头不知向。掠影馆与村,人皆言上当。

我今独自行,囊空而胆壮。象山忽峙前,青眼为之亮。

登巅辨东西,峰林自远障。明灭一水来,蜿蜒玉带状。

奇岩插江湄,角雄不相让。北耸伏波山,欲与叠彩抗。

南蟠南溪山,岂依穿山傍。香象渡江来,垂鼻漓江上。

谁言佛法力,拱造由天匠。我立象山背,一时心目旷。

大野如绮席,穹天如罗帐。悠悠天地心,俯视弥弥浪。

《中华诗教》2013年第4期沈利斌导读:“此诗起篇便不凡,大异常见的以景、以情开头,颇夺人眼球。作者前四句写群游,聊聊数语,道出今时旅游行业之乱象。而后笔势一转,写独游之所见所感。“囊空而胆壮”,颇有意趣。也因此后面诗句运笔矫健,豪迈奔放,气韵生动,毫无凝滞。诗中“明灭一水来”即指漓江,“南溪山”、“穿山”皆为山名。“香象渡江来”,为佛家典,喻悟道精深彻底,而此处也道出象鼻山得名由来,是因“垂鼻漓江上”’,整个山形似一头驻足漓江边临流饮水的大象。作者“立象山背”,所悟之“天地心”,所观之“弥弥浪”,则是对生命、对自然、对宇宙的体悟与思索。所思如何,却又不道出,让读诗人去感受,去领略,余味隽永。作者状山水之景,用语凝炼、传神,妙句叠出,读来如在目前。读作者《桂林游踪》一文得知,“昨”为一日之游,“今”“独自行”不足三小时。再观诗中详略,可知取舍之重要,切忌面面俱到,纵是长篇古风是如此。”

熊东遨评:前四句写群游,道尽了某些旅游部门的坑蒙拐骗行为,先生谦谦君子,“上当”在所难免。后一大段写独游,大得自然之趣。“囊空而胆壮”,真独行侠语也,不有前番“上当”,安能生此豪气?以下极力描摹风光,山水宜人,人宜山水,大有“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之概。

  古风中不妨有骈句,骈散参插。拙作《游汉阳峰》:“足踏落松针,棘曳迅行胫。茅丛露未晞,云锦花犹炯。”《游大散关》中的:“铁马奋秋风,儒生上前线。

从知世事艰,翻笑志士贱。”《终南山南五台行》:“大壑濛濛元气藏,层崿嶙嶙剑齿挺。”

  第三个问题:滞于物状而不能发挥,不能由形似走向神似,缺少灵动。不可止步于形似。今人有咏庐山瀑布诗的后二句云:“路转峰回见奇景,银河跌宕九天来。”全诗写景而无神似。又如今人《春游庐山感赋》诗云:“匡庐胜迹历千秋,秀水名泉冠九州。漫步幽林藏古寺,遥看翠竹隐红楼。七贤有约观云海,五老相邀涌客流。纵览桃源花满径,无边风月任人游。”除了七贤峰、五老峰用拟人手法,其余句句写实,未见物之神态。诗题名感赋,其实并无多少感受。

诗人在观照山水的同时,须把握山水特征,并由形似走向神似。如咏瀑之诗,若拘于形迹,则如一团死墨,无光鲜照人。白居易任杭州刺史时,徐凝、张祜都希望得到他的推荐做官,白居易请他们以同一诗题赋题作之,评徐凝为第一名。张祜不服气,说:“我的甘露寺诗‘日月光先到,山河势尽来’;金山寺诗‘树影中流见,钟声两岸闻’,即使是綦毋潜诗,也不怎么样。”徐凝说:“怎如老夫‘今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白居易微笑而首肯(见《历代诗话·全唐诗话·卷三》)。后来苏东坡大发感慨,认为徐凝的诗远不及李白《望庐山瀑布》诗“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戏题一绝以嘲之:“帝遣银河一脉垂,古来惟有谪仙辞。飞流溅沫知多少,不为徐凝洗恶诗。”谓之为“恶诗”。

苏东坡为什么如此说,他在《题吴道子诗后》中认为“诗画本一律”,都须形神兼备,又说:“作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如果仅有形似而不能走向神似,必定粘著于物象,则不足以称诗人。在他看来,徐凝诗仅有形而无神。这就启示今人作诗,观照山水,须由形似走向神似,形神兼备,方为妙品。

第四个问题:缺少联想。历来有成就的诗人,均擅长联想与想象,冥思孤往,神游于恢奇空旷之境,致广大、尽精微。一动一静,莫不可以俯仰天地之际,求索万物之理。钱基博即认为韩愈诗“以想象融事实”;“以想像出诙诡。”如果没有想象,就无法成为诗人。

  想象,有联想、奇想、幻想、设想与推想等。要擅长感悟,尽可能从眼前所处之物境生发开去,去驰骋想像。杜诗《阁夜》诗中两联说:“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野哭千家闻战伐,夷歌几处起渔樵。”前一联实写眼前之景,然实写中有想像夸张;后一联虚写想像之景,并非实在眼前之景。杜牧的《江南春》:“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因眼前所见而联想广远。有人说杜牧不可能看到千里,实在不明白想像作用。李白的《蜀道难》、《梦游天姥吟》莫不是以景为媒,想落天外。

朱熹《庐山双剑峰二首》:“山神呵护宝云遮,俨共腾空两镆铘。光彩飞名镇千古,望中肝胆落奸邪”;“双剑峰高削玉成,芒寒色淬晓霜清。脑脂压眼人高卧,谁斩天骄致太平!”从山峰联想到人间,言此峰乃楚国干将所锻制的利剑,他渴望此剑飞落在朝中奸邪的身上,还能斩尽北方天骄,还人间以太平。

今人《庐山风雨吟》一诗云:“覆雨翻云天顿变,飞泉带血泪流干。”暗喻彭德怀之受屈。又今人《庐山大天池》诗云:“若使泉灵司雨露,普天无旱亦无涝。”从天池联想到如果能普降人间,则农家旱涝保收。亦皆能联想翩翩。

第五个问题:诗中只有写景而无情感的抒发。有景无情,无我。若只知就景论景,仅写景而无主观性情的抒发,必流于模山范水,或者仅知道赞美山水如何美,作者还要直说山水如何美,并无胸襟怀抱寓于其中。未发表新感新见识。或曰:诗中风光与己无关,诗中无我在。所谓我,即我之怀抱。有的诗只是客观描述过程,或只知写景,缺少诗人情怀与抱负,缺少个性张扬,缺少人文关怀,缺少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意识与忧患意识。美则美矣,诗中无魂。魂者何?乃作者自己的个性与怀抱。特别是当诗人以迎合众人的意识作诗,便失去了个人怀抱的抒发。过去有的咏赞某些地方的八景之类诗,往往写景甚美,但缺少了个人怀抱。今人作诗,有的不明此理,即以《岳麓诗词》2011年第1期的《四川黄龙寺景区》一诗为例:

栈道迂回景物新,爬梯攀磴上高岷。

碧溪清澈丹云峡,白雪晶莹宝顶仑。

池美迎宾波有色,洞清浴体水无尘。

流泉飞瀑从天降,嵌砌人间彩玉盆。

第一联写游踪,景物两字宜删。空洞。或可改为到眼新。以下三联均写景,虽然美,但无自己的议论抒情。

又如一首《庐山吟》诗云:“一路登山带笑吟,游山结队兴情增。含口上神思远,五老峰头大气吞。宝树参天招月伴,仙人有洞笑云奔。飞身霄汉摘星斗,更听流泉玉籁音。”写景叙事有气魄,有灵动,如果安排一联写自己的感悟与襟怀,则有望更上境界。

今人有《秋访庐山》一诗,仅知赞其奇景,说些“明朝邀数叟,蹑履再登巡”之类的诗句,缺少主体的性情与抱负。所以我以为写山水的律诗一般来说,至少有二句议论抒情。如《漓江即兴》诗云:

桂林山水甲天下,夏日漓江尤怡神。

隐隐渔歌潆有韵,粼粼碧水净无尘。

奇峰壁立千年秀,宝鼎风来百虑泯。

最是清幽银子洞,千姿百态更迷人。

此诗的缺陷一是缺少了“我”个人的胸襟怀抱;二是 “秀”字“千姿百态”等字空泛,用在什么地方均可。用词要力求新颖。前人说过的话,要改换说法,稍变一变,不可照搬,首句即有此毛病。再看另一作者的二首诗,